红泥老火炉

红泥老火炉

 
   

关于《孔雀》一直想写一篇文字,拖拉了好些年也终是写不出。可能一千个人看《孔雀》有一千种理解,而顾长卫导演已经用镜头把所有想说的都完整地陈述了。

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是一个理想与现实,压抑与释放,胶着缠绕的时代,影片全片用顾长卫特有的风格,做贯穿的情感压抑,而其表达核心却是无时无刻不澎湃着,《孔雀》的结尾耐人琢磨,堪称一种哲学的完美。
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