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泥老火炉

红泥老火炉

 
   

读书这件事情,有时候也会因了年龄的分界而有所重点。少年读书,读的是课外,可为梦幻童言,可为名家名典,少不读水浒放于现今而言,是不是也有些狭隘了;青年读书,当思想分明,棱角鲜明,若是要宽泛随心也好,越多越好,大悲大伤大激愤的该趁着年轻时去读,过了这个时间似乎就不大能想得通书中所言了;中年读书,该有沉淀,不能因了书中所言而左右自身的思考,中年读书是独立之读书,可以史为鉴,可以人为镜,再看那些伤春悲秋,纠葛情爱的东西,恐怕自己也少有心力承受的起;老年读书,该有所收凝,有所回悟,散文自是恰如其分了。
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