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泥老火炉

红泥老火炉

 
   

《圆桌派》有两期请到了刘索拉老师,刘索拉也整整被网友骂了两期。90后00后不待见刘索拉是有他们的道理的,因为他们不会知道刘索拉对我们的思想的影响力,他们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。

至今对我而言印象无法淡去的有两本书,或者说对我个人而言影响颇深的两本书,一本是《挪威的森林》,村上春树之后的书我都没有去看过,包括《海边的卡夫卡》也只是在书店翻了两页,我不去买也不会再去看,因为我后来不再能看得了唯美而大哀的笔调。而另一本便是刘索拉的《女贞汤》了,这本书大堆的意识流书写,大篇幅的抽象书写,大线条的现实与魔幻的串联,但是她第一次让我认知了社会结构之复杂,认知了情色也可以如此表达,可谓是一部人鬼共通的绝艳之笔。因为刘索拉从来的思想都比较的意识流,比较的前冲于时代,以至于她上谈话类节目会让人觉得语气上的不适应,不应景,不被了解,而遭到口诛笔伐可以理解,但说她肤浅的话,我想那绝对是感觉的错误了。

虽然我现在读书会有意的排斥一些至美至哀的东西,排斥一些意识流的东西,比如村上春树,比如渡边纯一,可是如果刘索拉还出书的话,我还会去买。至美至悲的看不动也看不明白了,除了红楼梦,其他的觉得看了影响心情。现在只会选择读一读人文探讨,历史传记,文人书信,古代小品文,我觉得《史记》就很不错。

 
 
评论(5)
 
 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