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泥老火炉

红泥老火炉

 
   

最近睡前读几篇王小波的杂文,他的杂文定调还是比较高的,如我这般低层的阅读者来说,还是有很多读不懂的地方。但是我特别赞同他关于“书禁”的一个观点,他说在中国读书,总是就低不就高。

假如一本书其中有暴力内容,影响青少年心理成长,那么这本书就会被删禁掉。假如一本书里有比较直白的情色内容,那么这本书就会被定义为有淫秽内容,青少年更是读不得,那么也要删禁掉。

那对于真正想读书的人,或者搞专业研究的人,他们怎么能全本阅读到这些书籍呢。这样就出现了一个阅读逻辑:一本书能不能被全本阅读,并不取决于多少有艺术鉴赏力的读者,这本书对他们有益,而取决于没有鉴赏力,或未达到阅读此书年龄的读者,这本书对他们有害。这样看来,《金瓶梅》我们不能读到全本,那怎么办?那我们就去读读《雷锋的故事》吧。

 
 
评论(4)
 
 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