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泥老火炉

红泥老火炉

 
   

露从今夜白

当城南褪去最后一抹燥热
老宅子抖落梁上的白灰与蛛丝
那高高地马头墙仿佛是要冲破百年的
故事,趁着月光诉说岁月的浮沉
毗卢寺的钟声高一声低一声的穿过巷子
秦淮的水流过桥头流进记忆里
就在那老树婆娑的清风里,凝结
明日阶前的一捧露白


         ——红泥手记戊午年阴七月下浣•露从今夜白
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