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泥老火炉

红泥老火炉

 
   

草木知情

自古有典句,曰“人非草木孰能无情”,此语斥草木为无情物,不通人心。然果真如经典所述,人何曾见四时之美。

大凡活物,多是有感情的,小到猫儿狗儿,大到山野猛禽,若是与人呆了久了,也会通了人性,舍己救人的事儿,动物也常有之。可要说那草木也有情,恐怕大抵上都没有感知。

大凡草木之情,是以人之情所倾注其间,你有多用心,草木回馈给你的感情便有多浓烈,此情因内敛而不显,了无所图,须以自心悯之,以自身感之,方得其趣。读沈郎与芸娘之闺房闲情,某日因打碎一盆花,两人竟潸然而泣,悻悻良久。每读于此不禁教人心生柔情,此二人真乃心思秀密,知物趣之良人也。可见草木之情与人情脉脉相通,彼此照映。

草木也不是没有语言,你看春的绽放,夏的盛绿,秋的落英,冬的萧然,哪一句不是草木之语?只不过草木的语言绵长了一些,说得慢了一些罢了。你再不信可以喝一碗茶,那里便有草木给人留下的最深沉地味道,喝完这碗茶,就别再说那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的话了。

草木并非无情物,若要说那无情,人又何尝不是。


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