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泥老火炉

红泥老火炉

 
   

余平素喜爱红楼,故常觅得诸家解说,或看之或听之。在秦可卿的问题上,刘心武老师解得最是奔放,最是精彩,至于对或不对,自是不敢乱说。诸子百家之中,吾颇谙周思源老师的观点,周老认为在秦可卿这个谜团上,需要根据文本,深入文本,不能偏离太多,太奔放的话是思维发散,无利于考。

甲戌本古本红楼里,有一“畸笏叟”(其人当为芹溪长辈中某人)对秦可卿之人物写下一段朱批,其大意是“老朽命芹溪删去更衣与遗簪一段,少去四五页也”。周老认为“更衣”与“遗簪”这两个被删去的故事(更衣古语可代如厕或洗澡,遗簪即遗落的发簪),是解秦可卿谜团之钥匙。他认为秦可卿是迫于贾珍之淫威,事后遗落发簪东窗事发,进而导致尤氏对可卿态度急变,最终致可卿之死。我们现在看到的通行版红楼,是被芹溪删改之后的面貌,原貌已无确切可考,故通行版红楼在秦可卿这里语言与时间较为混杂,现只可根据古本红楼之批语,尝试恢复“更衣”与“遗簪”二节,以求逻辑通顺之后,方解可卿之谜。

吾私以为周老的基本观点在逻辑上是较为严谨的,周老的读书方式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较为靠谱的研读思路。

 
 
评论(2)
 
 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