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泥老火炉

红泥老火炉

 
   

《浮生六记》之坎坷记愁一卷,虽为家长里短之述,字里行间却悲痛之致,三白记芸初亡,情切之于肤里,涕零透染纸背,责己之过,呼芸之德,莫不淋漓。

三白书云:呜呼!芸一女流,具男子之襟怀才识。归吾门后,余日奔走衣食,中馈缺乏,芸能纤悉不介意。及余家居,惟以文字相辩析而已。卒之疾病颠连,赍恨以没,谁致之耶?余有负闺中良友,又何可胜道哉?!奉劝世间夫妇,固不可彼此相仇,亦不可过于情笃,恩爱夫妻不到头。如余者,可作前车之鉴也。

三白之戒于后人,凄凄入骨,是以悲痛使之,非世人皆可受。为夫妇者,若非情笃,怎体会这坎坷酸甜之味?沈氏夫妇虽故去百年矣,若非情笃,又怎会教后人艳羡至今哉?出此悲叹之语,皆为沈郎痛失芸娘之故,是以为境,不可做实。
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