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泥老火炉

红泥老火炉

 
   

其实而言,吾并不喜读似《围炉夜话》之类的册子。其中之语,妙则妙哉,然条框纲线梏于纸面,读来有理,然终是不能付之以情,缺了些潇洒与灵性。

读欧阳修、大苏的文却是以情入理,义理之语只为点睛,不为结论。故而潇洒飘逸,百转千回,奇笔甚多。文终不离情,情贯始终,使人读来心生啧啧,感之叹之,心随文动。
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