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泥老火炉

红泥老火炉

 
   

仿若尘埃落定后的安宁,仿若旁观者冷峻的独省,仿若孤舟过水的彼岸,仿若久别归来的灯火,仿若深思凝结的夜色,仿若岁月相持的淡泊。


演奏和创作纯乐的人大概是偏安的,不善交际的,有温度和梦的,并且维持着一种平衡状态的,向内的,旁观或审视的,有信念和自我秉持的人。

 
 
 
   

青衫泪尽,往事如风,还是旧时相拥。
生不同,衾死同冢。
他年若共琴箫重逢,勿相忘曲中情,
只恨音同人不同。

 
 
 
   

打小看西游总是觉得好玩,神仙妖怪的事自是不必当真。而在《煮酒论西游》之后,才让我重新审视神仙妖怪,重新审视西游记。单是西梁女王恋上三藏法师的一笔,也够今日我们在花前月下消磨一番的了,浪漫固然是浪漫的,而能够这样舍得的人儿,估摸世间也无几个。这一笔里的滋味何止够后人品咂五百年?恐怕是这世间男女都不能消受得起,只当童话了。

 
 
 
   

一杯愁绪,几年离索
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

这世间万般好事,终难圆满,终是要细琢磨。抬望眼月也常缺,正是得了这一“缺”字,光阴方才流转,故事重提,或悲或叹,或喜或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