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泥老火炉

红泥老火炉

 
   

吾读胡兰成还是跳脱不开一些针砭,是因了他在《今生今世》里写他与张爱玲之云云,再回到他在现实中对张爱玲之种种,两相一比较,便嚼出一些不合时宜的味道;加之吾自认为的怀疑主义,便更生出一些虚假的面貌。不过,如果不去寻得那些道听途说的线索,胡兰成的文字真的太美了,江南的烟雨恐怕也难比得了他的物趣与柔情罢。
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5)